熨烫工炼成洗涤业“大佬”

2019-05-08 09:36:57来源:泰州日报作者:本报记者  顾海燕

  谢冬林在检查刚洗好的物品。 顾海燕摄

  虽然只有初中毕业,但他现在是全国洗涤行业的专家、江苏洗涤行业协会会长;从一个人起早贪黑,到坐拥6家工厂,230名员工,年营业额超3000万元,他一直初心未改。联合同行,抱团发展,他希望能引领洗涤行业绿色发展。他是70后大叔,谢冬林。

  凭借好手艺辞职下海

  谢冬林是海陵区九龙镇人,初中毕业后进了泰山服装厂,学熨烫。谢冬林学手艺有钻劲,6个月不到,就被提拔当上了车间班长。

  有了手艺,谢冬林就想去更高的平台,父亲也支持他“跳槽”。这样,谢冬林进入当时年轻人很向往的泰州第二服装厂。“因为技术比旁人好,领导的衣物都是我负责熨烫。”谢冬林很是得意。

  然而,在第二服装厂工作仅半年,未等签订正式劳动合同,谢冬林就辞职了。这源于一位同事大姐的感叹:“小谢啊,你技术这么好,三五分钟就能烫好一件中山装,如果自己开店,肯定能赚钱。”

  小谢动心了,他经过深思熟虑和走访调研发现,熨烫一条裤子2元、一件西装3元、一件中山装5元,利润空间很大。

  1991年,21岁的谢冬林辞职下海了。“当时,全家拼拼凑凑只有300多元钱,而买一套干洗设备就要900多元。”谢冬林回忆,他走遍亲戚家,借了几千元,在海光租了一小间20平方米的门面房,开办了“大富豪”干洗店。

  肯吃苦善思考打开局面

  人人都说创业难,白手起家、负债经营的谢冬林更是难上加难。白天收衣物,天一黑就关门,用脚踏车把脏衣物驮回九龙老家洗,第二天早上再把干净的衣服带回店里熨烫。

  “即便白加黑的忙活,一个月下来,除去房租、水电等日常开支,并未盈利。”谢冬林很着急,这样下去,不知道哪年才能还清债务。

  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思路决定出路。”找了一个周日的上午,谢冬林在店面附近的几家小区打出一条横幅:让普通百姓付得起洗衣费。横幅下方的展牌明码标出各种衣物的洗涤价格——比当时国有洗衣店的价格整整便宜了一半。

  这招还真管用,短短半天时间,就收到20多件羽绒服、皮夹克。当月,除去成本,小店赚了200多元。谢冬林雇用了家里的两个亲戚帮忙。

  慢慢地,业务量不断增加,“大富豪”的名气也逐步扩大,谢冬林将店面搬迁到景光菜场对面,面积扩大了一倍。

  科学转向绿色发展

  当时,泰州美丽华大酒店“掌门人”王友吾也住在景光,每天都会从谢冬林店门口经过。有一天,王友吾问谢冬林:酒店的台布,你会洗吗?“会,可以先试试,看您满不满意。”哪有把生意往外推的啊,谢冬林满口应下。

  然而,白色的纯棉台布,上面的油斑怎么都洗不干净,谢冬林不认输。“当时春兰宾馆、新世纪大酒店都有洗衣房,我就请朋友帮忙,介绍了个师傅。”谢冬林说,为了学到手艺,没少花心思,请吃饭喝酒是常事。“有了大酒店师傅坐镇,终于拿下了美丽华的业务。”

  1998年,谢冬林将干洗店盘出去,租了个500平方米的厂房,正式转战公用纺织品洗涤。酒店、宾馆、休闲中心,挨家挨户跑,两年时间,他拿下了海陵80%的公用纺织品洗涤业务。谢冬林还通过收购、合股经营等方式,先后兼并了海陵区、姜堰区、兴化市的6家濒临破产的洗涤企业,“大富豪”品牌也由此占据泰州市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
  如今,“大富豪”有6个工厂,60多辆车,230多名员工,年营业额超过3000万元。

  打报告,写申请,找部门走程序……眼下,谢冬林一直在为自己的新目标忙碌着。“我想将泰州市15家公用纺织品洗涤全部集中到一起,建设一个符合洗涤、排污、消防等标准的工业园区,以便行业监管、把控质量。”谢冬林说,园区内可以推行“集中清洗、集中供热、集中治污”,既方便管理、节约资源,更能防治污染。

  创业门道

  1 拥有一技之长,创业才更有底气。

  2 创业就要吃得苦中苦,遇到困难得有一股迎难而上的精神气。

  3 无论哪个行业,注重绿色环保才能走得更远。●谢冬林